当前位置:主页 > 宏观导向

刘煜辉:利率超预期上升 股、债2018年将重复今年的故事

  • 浏览:
  • 2017-12-11 10:41

【社科院刘煜辉:利率超预期上升 股、债2018年将重复今年的故事】白马蓝筹股回撤较大,进入振荡状态,这背后都是金融条件的变化,信用收缩从三个方向表现出明确的力量,力量的释放只会越来越强、越来越明确。(价值线)

  导读:

  现在银行真没钱,大家都在储备子弹过冬。

  中国所谓的大资管,大家看到最近5年我们干的实际上是银行的影子,是银行的表内信用,欲望的膨胀,才产生了这样一个资管的繁荣。

  白马蓝筹股回撤较大,进入振荡状态,这背后都是金融条件的变化,信用收缩从三个方向表现出明确的力量,力量的释放只会越来越强、越来越明确。

  地产调控冻住的是资产背后的流动性,冻住的是资产未来创造货币信用的能力。这就是金融信用的收缩。

  中国的互联网就是为中国人重登世界的巅峰所预备的国运,我们的国运绵长是有坚实的微观基础的。

  最近大家最头疼的是利率的上升,特别是10月份以后利率上升的幅度超出了所有市场参与者的预期。前两周我参加了七八个银行的同业会,大家都看不清楚明年的发展,所以最近同业会开得特别多,无论是大行、股份制还是城商行、农商行,这七八个银行的会议都有所涉及,共同的感受就是现在银行真没钱,大家都在储备子弹过冬。

  一方面是七八月份以来,中国的宏观政策导向出现了明显收敛的变化,财政收敛了,压了很多的项目,包括银行,有些下半年投放的项目明显都收回来了,因为没有额度了。还有很多的项目银行已经压下来了,准备明年再投放,大家都在储备子弹。

  另一方面就是资管新规,最近业内都在提意见。中国广义的资管行业规模大约是116万亿,包括银行的,还有其它各种私募,基金子公司、券商、信托,现在要搞穿透,不能建资产池,不能期限错配。中国所谓的大资管,大家看到最近5年我们干的实际上是银行的影子,是银行的表内信用,欲望的膨胀,大家要绕监管、绕规模、绕资本金,所以才产生了这样一个资管的繁荣。

  所以简单讲是银行表内信用扩张欲望的延伸,延伸形成的资产都是重资产,重资产化已经很长时间了,这100多万亿虽然有一些重复计算的,大家可以想到这些资产里面都是什么东西,无非就是地方政府的基建投入项目,另外就是房地产开发,这些都是重化的资产。这些资产投放下去之后必须要银行有一笔长期资金跟着它、围着它转,不转的话,就会进入庞氏的状态,风险压力需要释放出来。

  这些资产在资管新规下面一定有一些资产得回来,要么转标,要么在银行的表内要腾一块地方,无论是增量还是存量,你得把它接回来。万一资管新规下,资管发的产品老百姓不愿意买,因为老百姓买的就是用银行短的理财的产品去套长资产,三个月、六个月的刚兑的产品他愿意买,现在你不能让他期限错配,让他买3年、5年的产品,收益率又标得不清楚,老百姓看不懂,老百姓从来不看资产池里有什么资产,他就看银行的信用,他把这个当存款买,所以你一下子让他关心这个资产池里对应的是什么资产、什么收益,这样的产品不一定卖得出去,你卖不出去的,要么就转标,要么就得银行回到体内。

  所以银行现在一脑门子官司都在做准备,在未来一年半载的增量的盘子里找一块地方,外面挂的有一些孩子得把它接回来,不能让它暴露。坏账风险的释放,你得把它接回来。

  这一接回来,银行头寸就相当紧张,明年的预算头寸相当紧张。我跟业内的人了解下来,明年银行配债的意愿应该是过去5年的冰点,现在国债十利率到4%,国开到5%,没有几个银行有大兴趣的。没有一个配置盘作为坚实的支撑,经过这一年多的市场调整,交易盘已经很谨慎了,每次想进场埋伏一会儿,最后就变成了深埋,所以交易盘想要进攻,要出现明确的信号能够引动交易盘发动一波进攻非常困难。

  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债券今年的状况会在明年继续延续,只不过大家操作的中枢有可能要发生变化,今年大部分操作的平台中枢是3.5、3.6%,从现在开始到明年,中枢很有可能上移到4%。国债如果进入4%以后,对权益市场一定也会发生重大的影响。在最近两周的市场上大家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国债收益率过4%,白马、蓝筹股的PE从十多倍现在炒到30多倍,面对国债利率4%的水平,25倍市盈率以上,一定会进入一个比较剧烈的振荡状态。




  • 考核导向嬗变 明年
  • 降低宏观税负释放
  • 央行时隔两年降息
  • 政策导向偏多 宏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