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宏观导向

中债资信:企业信用风险分化与评级机构信用政

  • 浏览:
  • 2018-01-07 14:33

  新一届政府执政以来,国内政治、经济领域深化改革全面推进,宏观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运行状态、经济发展模式、政策导向等外部环境均发生了较大变化,由此也驱动国内企业信用风险出现分化。中债资信认为,评级机构应该依据外部形势的变化进一步研究企业信用风险分化的特征,调整其信用政策,并以此为依据进一步改进自身的评级技术,以增强评级的准确性和前瞻性。

  从整体宏观信用风险角度看,现阶段宏观经济运行压力仍较为突出,微观层面企业盈利、现金流及债务持续承压,整体宏观信用风险加大。但在“稳增长”手段的支撑下,预计宏观整体仍将保持平稳运行,不会爆发系统性、全局性的信用风险。另一方面,多数企业信用质量承压,但不论从行业还是政策影响等角度考量,仍有部分企业信用水平得到改善,或获得相对提升。因此,评级机构整体的信用政策宜适度从紧以反映宏观下行压力以及由此加大的信用风险,但整体尺度不宜过大,且对于信用质量提升的要差异化处理。

  从局部的驱动因素看,行业层面,步入新常态以来宏观景气度低迷,大宗商品需求受到抑制,产品价格低位运行,部分中上游产业受冲击明显,信用品质恶化;另一方面,部分显著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低位运行、降息等因素的行业信用水平得到一定改善,因此评级机构信用政策选择需根据具体行业在目前宏观背景的差异化表现区别处理。新常态下国内经济整体运行逐步向更市场化的思路回归,政府或其他主体通过非市场化手段介入资源配置进而影响企业经营表现的现象将逐步减少,企业经营表现及信用水平将更多的取决于自身竞争能力和由此驱动的财务表现,而规模、所有制性质、外部支持等因素的影响将有所降低,因而对个体企业的评价中要强化自身核心竞争力及财务可持续性对信用品质的支撑作用,而适度弱化规模、所有制性质、外部支持等因素的影响。流动性方面,目前国内货币政策及资金面整体较为宽松,但银行体系的风险偏好仍较为谨慎,部分高风险企业的融资压力及再融资风险仍非常突出,因此对规模小,盈利相对弱的企业应更加强调其流动性风险的对个体信用水平的影响。新常态以来,除经济整体运行思路发生转型调整外,政府也推出了较多对相关领域、行业等具有重大、长期影响的政策和制度安排,信用政策需适度、前瞻性的反映最新政策导向变化。

  全文如下:

  在新一届政府执政以来,国内宏观经济进入新常态,随着政治、经济领域深化改革的全面推进,经济发展模式、政策导向、经济运行状态等外部环境均发生了较大变化,对国内的信用环境及偿债环境产生显著影响。中债资信认为,在此背景下,外部宏观形势的变化也驱动国内主要企业信用风险呈现明显分化,评级机构应基于外部形势的变化进一步研究企业信用风险分化的特征,调整其信用政策,并以此为依据进一步改进自身的评级技术,指导评级实践,以增强评级的准确性和前瞻性。本文立足于现阶段驱动企业信用水平变化的核心外部因素,从整体及局部视角,分析外部因素变化的特征、其对企业信用水平的差异化影响,以及评级机构信用政策可能需要的应对。

  一、宏观信用风险趋增,但不会出现系统性、全局性问题,整体信用政策可适度从紧,差异化调整

  从整体宏观信用风险角度看,中债资信认为,在改革提速、调结构和进一步强调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的宏观背景下,政府对经济增速放缓的容忍度将进一步增大,而房地产行业自发调整、制造业产能过剩继续消化也使得经济增长在经济自身运行规律上有增速下降的压力,宏观经济运行压力突出,微观层面企业盈利、现金流及债务持续承压,整体宏观信用风险加大。但现阶段,宏观经济调控始终要兼顾“调结构”与“稳增长”的双重目标,或是在二者间取得适度平衡,因此宏观经济下行压力突出背景下,局部的信用风险暴露将不可避免,但在“稳增长”手段的支撑下,宏观整体仍将保持平稳运行,不会爆发出现系统性、全局性的信用风险。另一方面,多数企业信用质量承压,但不论从行业还是政策影响等角度考量,仍有部分企业信用水平得到改善,或获得相对提升。因此,在目前宏观背景下,评级机构的信用政策需要整体从紧以反映宏观下行压力以及由此加大的信用风险,但整体尺度不宜过大,且对于信用质量提升的要差异化处理。

  二、行业间运行状态分化显著,成为驱动信用政策调整重要因素




  • 考核导向嬗变 明年
  • 降低宏观税负释放
  • 央行时隔两年降息
  • 政策导向偏多 宏观